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文體 >> 文體推薦 >> 正文
當時秋月
榆林新聞網 www.smytoh.live 2018-10-08 10:06 來源:榆林日報 作者:慕明媛
【字體: 打印本頁

  每逢秋臨,總是免不了有傷春悲秋的情緒會隱隱作祟。

  這幾日的榆林,尚且算不得淫雨霏霏、催人緊衣。可是,單憑一片陰陰郁郁的天空、一角似露非露的霞光、一彎薄紗穿行的淺月,更遑論晨曦微涼的青霧、夜半倏忽而至的冷風,再搭上幾枚和著青霧冷風而瀟瀟落下的木葉,或許又添一場淅淅瀝瀝的雨水。

  在這一切可得又不可得、可失又無可失、可說又不可說、可感又無可感的情境下,秋天的況味,便就是了。

  秋天,是季節的緩慢推進。它不似冬日蒞臨的濃重,不是一滴飽滿的墨汁肆意地浸潤在紙筆之間,而是一汪濃淡相宜的畫墨,在宣紙上順著紋路緩緩推展、慢慢印染。從立秋而起,到立冬而終,秋天歷時三月,農歷的七八九月搭配著孟仲季的長幼排序,分別可稱為孟秋、仲秋和季秋,即是初秋、中秋和深秋,合稱“三秋”。

  所以說,秋天是一種有節制的遞進,是一次有意識的深入,是一場有預見的邂逅。立秋時而冷風至。孟秋之時,人們總是欣喜于炎熱之外不期而至的北風。“乳鴉啼散玉屏空,一枕新涼一扇風。”暑氣漸消,人們在酷熱的脅迫中得以解脫,好似一切煩惱離去,帶給人清新涼爽的美妙感受。

  深秋便是季秋了。季秋,猶如揮毫潑墨時臨近收尾的重重一“頓”,也就有了秋風橫掃落葉、肅殺美意的蕭瑟。“悲哉,秋之為氣也!蕭瑟兮草木,搖落而變衰。”兩千三百多年前,屈原的徒弟宋玉的這句感慨開創了“自古逢秋悲寂寥”之先河。讓人讀罷不由得憂從中來,薄霧濃云,深愁永晝。

  較之孟秋的輕快與季秋的寂寥,我更偏愛于仲秋時節溫和的悵惘。仲秋時節,瓜果豐碩,家人團聚。抬眼望去,一輪明月長相照,多少情懷在其中。太多的詩愁別緒,在你我的腦海中盤旋側影。熟讀三千,我最屬意的,只有“孤篇蓋全唐”的《春江花月夜》——

  江天一色無纖塵,皎皎空中孤月輪。

  江畔何人初見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

  人生代代無窮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。

  不知江月待何人,但見長江送流水。

 時光荏苒,又是一年秋月當空。年近而立的我,經了些世事、看了些冷暖、嘗了些因果,便不愿讀“但愿人長久”這些癡話,反倒對這樣幽美邈遠的孤篇愈發癡迷。可待我再次拿出這首詩,以和當空的明月。

  驀然驚嘆,曾經的少年已經悄然蛻變:當時明月在,曾照彩云歸。

  我的腦海中縱有千言萬語,來回醞釀幾番,只能長嘆一聲,淺道一句:“天涼,好個秋!”

分享到:
正在加載評論列表...
Copyright 2009 www.smytoh.live, All Right Reserved ICP:陜 ICP備05008596
中共榆林市委宣傳部|榆林市新聞工作協會|榆林日報|榆林電視臺主辦
新聞熱線:0912-3260005  傳真:0912-3230128  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29-63907150
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投稿QQ:247629337 技術QQ:1654131212
3d立体图片